姑苏雅集:到太湖去
2021-11-15
来源:      浏览次数:3797     

太湖3.jpg

“玻璃万顷水云铺,大半人家住近湖”这句古诗好象是为我们当代人写的。


刘:薛老师,昨天我到常熟去,朋友请我看苏剧新戏《太湖人家》,真不错,看得很过瘾。

薛:是啊,苏州人看苏剧,再亲切不过了。王芳领衔的苏剧团是唯一的,天下第一团。近年来王芳和她的同事们新作迭出,《国鼎魂》获得国家大奖,最近刚拍了电影,紧接着又出新戏《太湖人家》,了不起。这个戏讲的什么故事啊?

 

刘:说的是抗日战争时期苏州城外太湖边发生的事情,一位隐藏在当地的新四军年轻的母亲,为了乡亲们的安全而献出自己的生命,非常感人。剧中王芳的表演一如既往的好,性格的发展丝丝入扣,令人信服,唱腔也十分真挚动听。

薛:近几年在文艺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作家艺术家们对太湖越来越亲近,越来越喜欢,不仅以太湖作为直接表现对象的作品越来越多,有些人干脆就住到太湖边,彻底投入太湖的怀抱,在太湖水波的摇篮曲里孕育自己的作品。前些时候我就听画家夏回告诉我,他和好几位画家朋友一起在太湖边设立了自己的画室,经常相约到太湖作画,感觉很好。现在我真的觉得夏回作品中有了新的变化,变得更开阔深邃了。


刘:画家们对太湖总是情有独钟的,记得老一辈画家宋文治经常到太湖来写生,他笔下的太湖气象正大而又妩媚,苍茫秀润,十分惹人喜爱,在美术界产生很大的影响,还得了一个“宋太湖”的美称。

薛:太湖其实是千百年来画家们的创作基地,最引人注目的要数元代了,大名鼎鼎的元代四大家都生活在太湖周边,无锡的倪瓒,湖州的王蒙,嘉兴的吴镇,常熟的黄公望。他们在太湖四周频烦活动,以太湖风光为题材,开创了一代水墨山水画风,对后世绘画影响巨大。特别是倪瓒,作品多画太湖一带山水,构图多取平远之景,善画竹石茅舍,景物极简,格调天真幽淡,“有意无意,若淡若疏”,形成荒疏萧条一派,在士大夫的心目中声望极高。


太湖2.jpg


刘:现在我们吴中也有一个土生土长的太湖画家蒯惠中,他笔下的太湖颇有时代新意,能够将碧波涟漪、山峦峰岭、云烟雾气、草树房舍等等任意裁剪,巧妙组合,营造出一幅幅太湖山水佳构。他的作品还曾经作为国礼赠送外国元首,也有了一个“蒯太湖”雅号,这个也是很高的荣耀啊。

薛:是的,太湖山水养育成材的蒯惠中可谓得天独厚。现在奔向太湖怀抱的不仅是画家,还有作家。鲁迅文学奖得主叶弥干脆在太湖边买了房子长住下,在那儿种花种菜养狗养猫,在那儿远离社会俗务,潜下心来写长篇,她的长篇处女作《风流图卷》出版后获得好评,这无疑得益于太湖。另一位实力雄厚的作家戴来,也落户太湖之畔专心致意写长篇,听说业已杀青进入出版程序,戴来的小说老道而锐利,新作值得期待。

 

刘:除了小说作家,当代诗人们也是太湖的忠实粉丝啊。一年一届的太湖国际诗会,许多诗人从国内外赶来,领略太湖三万六千顷水波里荡漾着的诗意,交流他们从太湖得来的灵感,他们的诗句里总有种种意外的发现,那种突如其来的发现常常让我惊喜莫名,觉得太湖太高深莫测了。

薛:自古而今,有关太湖的诗太多了,说太湖是诗的圣地也不为过。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,苏州的一帮年轻诗人坐船过湖,来到三山岛举行诗会,在拍岸湖波的环绕中,在繁星低垂的夜空下,大家读诗,喝酒,开玩笑,真是快活。

 

刘:我觉得奔向太湖的艺术家人群中,最数摄影家队伍人多了,你看,每逢太湖开捕节,成群结队的人中间,有一大半是摄影家,各种各样的相机快门声此起彼伏,十分热闹。我还记得有一次看太湖大桥的专题摄影展,十分震憾,太美了!各个季节,各种角度,各种取景,想不到我们每天都看到的太湖大桥,还有这么多我们没有见过的美丽,太不可思议了。

薛:苏州有一批摄影家专门拍太湖的,在他们眼里,太湖就是最大的苏州园林。苏州园林的景色常拍常新,太湖更是拍不完。这些人可以说是文艺界的劳动模范,总是在天不亮的时候就赶到太湖边,选择最好的角度,等待最佳时刻,捕捉至关重要的一瞬。他们用各自的镜头发现,向人们展示太湖的诗意栖居,描绘太湖旅游新时代的缩影,功劳是很大的。

 

刘:太湖秀丽的自然风光,深厚的人文底蕴,吸引了许多文人墨客,也吸引着更多的平民百姓。爱美是人的天性,不是艺术家独有的情怀。近几年不仅到太湖旅游的人越来越多,也有许多人索性把住房买到太湖边居住,因为现在私家车普及了,公共交通也越来越发达,越来越方便,大家都宁可多花一点时间在通勤上,也要让自己居住的环境更安静一点、更优美一点。

薛:太湖的美也在变化着,更诱惑人、亲近人,比如各有特色的民宿和农家乐,让远远近近的人们总是忘不了,隔三差五就要来太湖打个卡,给自己的生活增添一点亮色。现在有一种提法颇有鼓动的力量,说我们正在从“运河时代”过渡到“太湖时代”,究竟什么是“太湖时代”呢?我觉得这起码是一个很有意味的想法。


太湖1.jpg

 

刘:我体会“太湖时代”是一种预感和展望,随着太湖周边的建设越来越到位,包括太湖水质的提升,太湖大堤的完美改造,交通大格局的完成等等,太湖即将面临一次辉煌的跃升。薛老师,不知道我这样的解读对不对?

薛:很有道理啊,太湖周边的亮点不仅是传统的东山、西山,还有东太湖的苏州湾,前几年东太湖的水环境浚疏整治获得巨大的成功,曾经被围垦成养鱼塘的120平方公里的东太湖成了苏州最美的太湖湾,这个得到“东方维多利亚”美称的湖湾,水质得到极大的改善,常年稳定在二类至三类水,湖水清澈迷人。水好是其他一切好的基础,水美是太湖美的开路先锋。

 

刘:苏州湾好,我和闺蜜们去过好多次了,我们在那儿吃饭喝茶,在那儿的湖边栈道上漫步,在那儿眺望太湖烟波,在那儿看音乐喷泉,太印象深刻了。我们都喜欢苏州湾!

薛:谁不喜欢啊,现在苏州湾两岸的吴中新城和吴江新城都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之中,各种城市设施将越来越完备,太湖新生活的蓝图呼之欲出,大家都认为苏州湾将是世界级的度假休闲目的地,生活在那里该是多么幸福啊。


刘:我突然想起一句写太湖的古诗:玻璃万顷水云铺,大半人家住近湖。这句诗好象是为我们当代人写的。那么,我们也去吧!

薛:好啊,到太湖去!


 Copyright@ 2013- 2020 江苏吴中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 苏 ICP备11028266号